大发客户端

                                            来源:大发客户端
                                            发稿时间:2020-08-11 09:30:34

                                            崔大使:这应由香港特区政府根据基本法以及香港自己的法律作出决定,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一个月后,特朗普宣布封禁TikTok。

                                            第二,中美在历史、文化、经济发展和政治制度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且这些差异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内存在,但不应被视为我们之间建立更密切关系的障碍,它们恰恰为双方相互借鉴与合作提供了机会和可能。

                                            对于TikTok事件,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任西格尔(Adam Segal/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这样评论:“我不认为15岁孩子跳舞的数据和国家安全有多大关系,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封禁TikTok,展示出的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科技领域崛起这一事实的低劣回击。”

                                            米歇尔:您如何解读“全球霸权”?是指“美国优先”吗?或者,您观察美国时,如何理解“全球霸权”意味着什么?

                                            脸书CEO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 议员女士。

                                            但是,大使先生,现在美国国内的情绪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国内对中国在香港的反民主行为普遍感到失望甚至愤怒。人们感觉,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南海正对菲律宾和越南采取非法行动,推进过分的法律主张。人们普遍反对解放军在喜马拉雅山漫长的边界上对印度的行为。刚才安德利亚也问了您有关维吾尔人的问题。在这个国家,有很多证据使我们相信,可能多达一百万的维吾尔族人受到了不公正的压迫和不公正的待遇。我和大使先生已经认识很久了,我想对您说,在美国,观点正在趋于强硬。甚至大多数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一致认为,中国在印太地区太有侵略性,我们可能正处于转向竞争的根本转折点。

                                            崔大使:不应该进行所谓“民主”和“反民主”的区分。实际上,所有这些执法行动都是依法进行的。任何人违反了法律都应该受到惩罚,事情就是这样。不管有什么样的政治观点,谁都不应该违反法律。

                                            崔大使:这些针对我们驻休斯敦总领馆或我们任何外交机构的指控都毫无根据。有些人不能因为他们自己可能在其他国家做这类事情,就假定其他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这是问题所在。但他们现在指责其他国家做类似事情。我们从来不干此类勾当。

                                            当然,在西方顶尖学术界摸爬滚打多年的弗格森,并没有像美国总统特朗普或国务卿蓬佩奥那样一上来就泼皮骂街般地攻击中国,而是在他的文章中循序渐进地勾勒出这条荒诞的逻辑链。